“小积分”带来乡村治理大提升(话说新农村)远方的软泥怪

  推进现代化乡村治理,远方的软泥怪不能“一刀切”。乡村走向善治,既要从农村实际出发,从各地实际出发,也要增强农民参与的积极性

      

  “1提卫生纸16个积分、1筒牙膏5个积分”,在宁夏石嘴山的乡村积分超市里,一些生活必需品并不需要用现金购买,前线守卫2而是用积分兑换。积分从哪来?被评为“美丽庭院”可以积10分,照顾长期卧床或者孤残老人可以积50分……勤劳致富、孝老爱亲、诚实守信等行为都可以换得积分。

  还不只是宁夏,从全国看,有的地方建“爱心超市”,有的地方开“积分储蓄站”,从无形到有形,国宝档案之觐天宝匣各地通过形式多样的积分制探索着乡村治理的新模式。“小积分”不仅创新着乡村治理的新理念,也引领着乡村治理的新风尚。

  乡村治理是国家治理的基石,也是乡村振兴的基础。没有乡村的有效治理,就没有乡村的全面振兴。乡村是否振兴,不光要看产业发没发展,生活富不富裕,祭天化颜歌也要看农民的精气神旺不旺,看乡村的风气好不好,看村里的人心齐不齐。推动乡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离不开有效的乡村治理体系建设和治理能力提升。

  应当说,近年来我国加快推进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在劫难逃吉他谱已经取得了显著成效。正在加快形成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让农村社会既充满活力又和谐有序。但也要看到,乡村治理是一项持久、综合的工程,影响因素众多。当前,面对一些地方出现村庄空心化、农民老龄化,以及城乡公共服务依然存在较大差距的现实,我国的乡村治理在治理理念、治理方式和治理手段等方面,需要破解的难题依然不少,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

  乡村走向善治,首要一点就是应当从农村实际出发,从各地实际出发。积分制之所以能在各地的乡村治理中“生根发芽”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虽然说随着城乡融合发展,以及乡村治理体系的现代化,城乡在部分治理手段上会逐渐趋同,但农村社会始终与城市社会不同,乡村治理要充分尊重农村的特点,不能完全照搬城市的经验。与此同时,我国农村地域辽阔,乡村数量庞大,村庄类型多样,推进现代化乡村治理工作,绝对不能“一刀切”。各地应注重结合自身情况和需求,依托地方文化和民俗,因地制宜地探索适合自身的乡村治理模式。

  乡村走向善治,还需要进一步增强农民参与的积极性。农民既是乡村治理的主要参与者,也是乡村治理成效的受益者和评判者。所以,乡村治理应当充分尊重农民的意愿,充分发挥他们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事关切身利益的事让农民商量着办,让他们在参与村庄公共事务时能自己“说事、议事、主事”,既凸显农民在乡村治理中的主体地位,也增强他们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小小积分涵盖了乡村振兴的多项内容,将乡村重要事务量化为积分指标,激发着乡亲们的参与热情,让正能量看得见、摸得着。


  《 人民日报 》( 2020年08月14日 18 版)

(责编:曹昆、马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