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科技强国声誉名不副实?科技“独角兽”仅有3只3366厨房连连看

[摘要]日本目前只有三家“独角兽”公司,3366厨房连连看分别是AI初创企业Preferred Networks、5分3d新闻聚合应用SmartNews和金融科技公司Liquid。

腾讯科技讯 8月27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四年前,在日本最大的科技贸易展会上,总部位于东京的初创公司Seven Dreamers的产品Laundroid出尽了风头,这是一种可以整齐地折叠衣服的人工智能(AI)机器人。

尽管Laundroid整理好一件T恤需要五分钟多的时间,但这台机器立刻成为了超级巨星,日本人的集体想象力被点燃了,他们始终渴望着下一个奇迹机器人出现。制造商表示,这款售价1.6万美元的机器将在2017年上市。到2018年,它将被卖给护理机构。到2020年,将会有全自动化的Laundroid可以供普通人在家使用。

不幸的是,这家初创公司本身证明了技术开发的艰难。技术问题层出不穷,商业化依然没有头绪,而且Seven Dreamers从来没有售出过一台Laundroid。该公司在4月份申请破产,清算人在7月底表示,他们仍然找不到买家。分析人士表示,Laundroid之死是日本与高科技、风险投资行业关系的典型写照,特别是在机器人领域,在希望与现实之间存在巨大的鸿沟。

尽管如此,Laundroid的推广活动取得的巨大成功在当时仍被视为日本初创企业的关键时刻。长期以来,日本初创企业一直被视为在一个针对企业家的体系中打一场不可能胜利的战争,而且缺乏颠覆性的硅谷精神。

Seven Dreamers得到了索尼(Sony)和富士通(Fujitsu)前员工的支持,很快就吸引了包括松下(Panasonic)和住宅建筑商大和屋(Daiwa House)在内的日本蓝筹企业逾5000万美元资金的支持。很快,私募股权公司KKR的两位创始人亨利·克拉维斯(Henry Kravis)和乔治·罗伯茨(George Roberts)的投资也加强了这一点。

最初,Seven Dreamers似乎代表了日本令人困惑的“独角兽”短缺的解药。“独角兽”是指估值在10亿美元或更高的私人控股公司。里昂证券(CLSA)策略师尼古拉斯·史密斯(Nicholas Smith)表示,尽管日本享有科技强国的声誉,但它在独角兽培育方面未能发挥出自己的影响力。潜在独角兽在日本面临的巨大问题之一就是获得资金的机会,美国和其他地方提供的支持规模和条件都要优越得多。

瑞穗策略师菊池正史(Masatoshi Kikuchi)强调的另一个问题是,日本初创企业太容易被诱惑以至于过早地在东京上市,这迫使它们在私下获得“独角兽”地位之前就要服从市场规则。

Wisdom Tree Japan负责人Jesper Koll表示,这个问题被错误地描述为日本缺乏创业精神。相反,他说,“独角兽”的发展受到了缺乏生态系统的阻碍。而在其他国家,这种生态系统可以将科技与必要的商业元素融合起来。

Jesper Koll补充说:“建立一项业务、并将技术商业化需要五六个组件。在日本有很多很多的创新,但是很难找到围绕这些创新所需的组件。要将机器人商业化,你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好的机器人。”

市场研究机构CB Insights的最新数据显示,继去年跳蚤市场应用Mercari首次公开募股(IPO)之后,日本目前只有三家“独角兽”公司,分别是AI初创企业Preferred Networks、5分3d新闻聚合应用SmartNews和金融科技公司Liquid。这个数字远远低于美国(192)、大发一分3d(96)乃至英国(20)。

日本独角兽数量与中美英对比

去年,在一场被广泛认为是异想天开的运动中,日本为自己设定了到2023年创造20只“独角兽”的目标。两个月前,它重申了这一目标,但没有解释计划如何引发科技创业领域的根本性转变,为此许多风险资本家怀疑政府是否正确理解了“独角兽”的定义。

分析人士表示,Seven Dreamers戏剧性的成名并非偶然,得益于日本数十年来将机器人带入日常生活的不断尝试,以及丰田(Toyota)、索尼(Sony)和松下(Panasonic)等公司数十亿美元的投资,然而日本几乎没有商业成功的实际案例,这不禁令人感到疑惑。

机器人研究公司Robot Media的首席执行官小林健一(Kenichi Kobayashi)表示:“技术现实与人们对机器人的极高期望之间仍然存在很大差距。就像人工智能一样,人们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和现在可以实现的事情感到困惑。”

Seven Dreamers也面临着日本其他初创企业存在的典型问题。在初始融资阶段寻找资金并不困难,特别是在许多现金充裕的日本公司依赖初创企业进行下一波创新的情况下。但该公司的早期支持者最终退出了,因为其机器人不能折叠片状材料。

截至2019年6月份,全球顶级独角兽估值

虽然熟悉该公司的人士称,这个技术问题在公司破产前已经解决。但投资者已经对其失去信心,因为它正在努力应对一系列新的技术障碍,这些障碍需要克服,才能让机器人获得向日本消费者交付的监管许可。

这家Laundroid制造商的垮台不太可能阻碍日本蓝筹股公司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领域的投资,但问题是这样的资本是否可持续,尽管与初创企业的合作一直是一项关键的生存战略。

日本风险企业中心主任松井秀树(Hideki Matsui)表示:“越来越多的日本大公司对自己能否继续独立并跟上技术进步的步伐有一种危机感。但风险资本家也存在一些担忧,即一旦经济状况恶化,这些大公司可能会撤出对初创企业的投资。”(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chefbabait.com